• 热点研讨
    长江产经智库圆桌会:遏制中国还是分享中国发展?经济学人的理性分析
    发布时间:2019-06-13 来源: 作者:长江产经院

    ?
    编者按
    习近平主席指出,合作是中美两国唯一正确的选择。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关于中美经贸磋商的中方立场》白皮书也指出,对于中美两国经贸分歧和摩擦,中国愿意采取合作的方式加以解决,推动达成互利双赢的协议。如何看待中美经贸关系以及未来发展趋势?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院长刘志彪教授组织专家学者进行了专业性地深入研讨。

    请用一句精彩、精炼的语言,发表自己对中美经贸合作趋势的看法;或批驳中美经贸关系中的美国吃亏论。

    刘志彪|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

    在中国的比较优势是生产要素尤其是劳动力价格低廉时代,美国分享的是中国出口导向全球化的红利,由此获取了大量廉价的产品和服务,以及机器设备、高档消费品市场;在如今中国的竞争优势转变为利用国内强大市场的时代,美国可以从中国市场的不断成长壮大中获取中国基于内需的经济全球化红利。全球化趋势把中美两个世界大国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合则双赢斗则双输。

    刘建森|徐工集团

    坚持就是胜利!

    韩超|东北财经大学

    越开放,越自信,越受益。

    张中祥|天津大学马寅初经济学院

    最大化自己利益同时考虑对方立场是国与国之间合作以及解决分歧与摩擦的基础。

    陈柳|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

    美国人的观点是中国没有遵守WTO多边框架下的规则,因此美国吃亏了。问题在于WTO具有明确的贸易争端的申述、判决、救济制度,每年WTO那么多判决的案例摆在那里,如果有不满应该在WTO这个赛场的裁判下解决,不能像现在美国这样要求跑到赛场外单挑打一架。

    江静|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

    中美经贸合作关系是当前全球经贸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中美建交以来40年的经贸合作,促进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也给美国带来了物美价廉的商品、提供了就业,经贸合作实现了双方互利共赢。贸易战不会改变中美经贸的长期合作趋势,中美两国迟早还是会回到谈判桌前。我们需要开辟中美经贸合作新局面,在当前高技术产业受限制的条件下,可以利用中国的优势,加快中低技术产业领域的经贸合作。

    何雨|江苏省社会科学院

    打断骨头连着筋。美中之间的经贸合作是不可能彻底决裂,从长周期看,合作是必然的,但是就当前态势看,要未雨绸缪,做好两国经贸关系遭受重创的准备。

    汤秀平|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

    合则两利,斗则两伤。

    王阿忠|福州大学

    所谓无利不起早,亏钱的买卖没有人做,美国生意人那么精,居然这么多年跟中国做生意是吃亏的,多年跟中国做生意是吃亏的,估计只有外星人会相信。

    高波|南京大学

    2008年的世界金融海啸,开始了新一轮世界经济周期下行,亦对由美国主导的第二波全球化敲响了警钟。中美经贸摩擦实质上是美国用逆全球化的策略应对第二波全球化危机之策,是逆时代潮流之举。面对危机,世界各国人民务必携手前行、攻坚克难,聚力第一轮科技革命和推动第三波全球化,促进世界经济走出底部,进入新周期。

    王显东|江苏商务厅

    不打不相识,不打不成交。

    叶茂升|武汉纺织大学

    中方采取的反制措施是对抗美国贸易霸凌的手段而不是目的,要相信世界各国合作是大势所驱,中美贸易战无法改变全球经济高度融合,互补相依的事实,也无法逆转世界各国基于产业分工而建立的国际生产网络和国际经济秩序。

    方向阳|中国财政杂志社

    遏制中国已上升为美方战略层面,贸易摩擦只是冲突的开始和一个爆发点。所谓的美方吃亏论也只是个借口和转移舆论视线所需,因为事实恰恰相反,美方也心知肚明。中方在贸易方面的单方合作意愿会被无视。

    朱新聪|海尔电器

    打打谈谈,斗而不破。

    张二震|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

    美国挑起的中美经贸摩擦,实质上是互相伤害,但是,“打断骨头连着筋”,两国关系是割不断的,终究会回到互利合作的正确轨道。

    徐天舒|苏州科技大学商学院

    历史既有不确定性也总给人惊喜。

    吴跃农|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

    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中美交融互补世界共进共荣;种族论冲突论鄙视链,失道寡助霸权欺凌孤独求败。中美经贸不是零和而是共赢,美国的物质丰盛和购买力,来自于中国供应侧的质优价惠和高储蓄,一个没有中国积极作用产业链价值链的美国,将更为空心化、军事化,这是极为危险最终祸及全世界的非理性执迷不悟的“美国优先”谬策,中国不仅坚持推进、引领第四轮全球化不动摇,更有信心、办法和力量最终瓦解、战胜美国单边主义。尼克松不是只有一个,1972年不是绝唱,不必悲观,世界一定要向前,中美必须共同面向未来。

    徐延安|经社论坛

    中美经贸合作看似双边关系,其实涉及中国与其他经济体的多边合作。我相信,越是坚持四个自信,越可能谈成,越不会谈崩。

    张建华|上海对外经贸大学

    中、美、欧等大型经济体的竞合结构正在发生变化,彼此责任与利益将趋于平衡。

    王建国|日本中京大学

    中美经贸合作关系,实质是双赢的,最大的赢家应该是美国的高科技新贵们。其实,美国面临的主要问题是高科技大佬与难以适应产业结构巨变的产业工人之间的贫富悬殊的日益加剧。而这个矛盾可以并应该通过其内部分配机制的调整加以解决,而不是逆全球化的贸易壁垒。

    汤凯|意昂船舶设备

    中美需要在“艰苦卓越”的博弈中找到全新的发展理念和运行模式。

    郭玉高|太仓港集装箱海运有限公司

    加入WTO后,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平均贡献率接近30%,中美之间产生表象上的“贸易逆差”不应是“吃亏论”的源头,我国将质高价廉的产品出口到美国,使美国人民从中得到贸易的好处,同时,我国进口了美国的农产品、汽车等商品。中美双方贸易是在平等的条件下进行的,贸易额的多少不应是衡量谁吃亏的标准,这与一国人民素质、产业结构、政策导向等有正相关关系,中国将价廉物美的商品出口到美国,你们喜欢这样的商品,应当感谢中国,不应说我“吃亏了”。

    王思彤|江苏省统计科学研究所

    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这是《三国演义》中非常得到世人认可的判断。中美两个大国走到今天,出现一些分歧,也是历史周期律的一种体现。只不过,从目前看,还没有发展到水火不容、势不两立、你死我活的地步,各方面还在争取向有利于两国人民和两国利益甚至全球利益的方向转化。全世界人民希望和平,希望发展,这个总基调并没有改变。我们有理由也有信心期待中美关系早日渡过难关。

    任群罗|新疆财经大学经济学院

    改革开放以来,中美经贸合作既促进了中国经济发展,又增进了美国人民的利益;中美贸易战,既不利于中国的发展,也降低了美国人民的福利。

    李群|南京财经大学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中国不可能回到以前的闭关锁国,美国也不可能割断与中国的经贸联系。在经济全球化的趋势下,每个国家都想既维护自己的利益,又获取最大的利益。因此,今后中美的经贸关系,和斗和、合分合将会是一种常态。中国就应按照既定的路径和目标,对内毫不动摇地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更大的力度推进改革开放,着力做好自己的事情;对外创造并争取最大的“同”,减少并消除最多的“异”,灵活运用多种策略,可以“以静制动”,可以“以柔克刚”,必要时甚至可以“以退为进”,尽量避免“兵刃相接”,以更加积极主动和开放的姿态参与全球价值链,从而争取更多的时间和更大的空间来实现自己的蓝图。

    包卿|江南大学金融研究所/江阴发改委

    激流险滩,终阻止不了百川归海的历史规律。全球化,回旋曲折,终究会“一江春水向东流”。中美经贸合作中长期必然走向高质量开放、高水平合作。这是历史大势!

    姜德波|南京审计大学

    只要是双方在没有胁迫之下进行的贸易(尤其是重复博弈),一定是双方共赢的,由于买卖双方的优势地位不一样,各自获得的贸易利益大小或许有差别。一方吃亏的状况在偶尔一次性博弈中可能出现,但可重复的贸易中,一方多次吃亏是不可能的。因此,中美贸易关系中,美国一方吃亏的说法不成立。

    刘根荣|厦门大学

    中美经贸合作趋势:近期,刀光剑影、你来我往、互不相让、两败俱伤;远期,回归理性、边打边谈、欢喜冤家,互相伤害中彼此相爱。

    盛文军|人行杭州

    贸易战没有赢家,全球化不可逆转,开放合作竞争是大势所趋。

    林学军|暨南大学

    中美经贸关系中,美国吃亏的论调是站不住脚的。首先,中国与美国的经贸关系是在WTO的规则下进行的互利双边经贸关系,而WTO规则是以美国为主导的西方大国制定的多边贸易体系,强调无歧视,公平的贸易原则,中国加入WTO以后,严格履行加入WTO的承诺。从理论上说,贸易逆差不能反映真实的利润和亏损。这是因为,中国是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低端,主要从事的是加工贸易,虽然出口的数额巨大,但只获得微薄的加工费。从现实上看,中美贸易为美国消费者提供了质优价廉的产品,这有助于维持其较低的通胀率,在2015年帮助美国降低消费物价水平1%~1.5%,为美国每个家庭每年节省850美元。美国对华的商品贸易是逆差,但美国对华的服务贸易却有巨额的顺差,如2016年,美国的服务贸易顺差达到2494亿美元。另外,美国在华的美资企业也有非常丰厚的利润收入。

    王修志|广西师范大学

    相信中美经贸关系“从越竞争越斗争”会转向“越竞争越合作”。两国都是全球化的主要受益者,也同为经济全球化的主要推动者。面向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面向经济全球化4.0,两国的竞争加剧有必然性。就中长期全球经济发展而言,这种更高层次、更高水平的竞争有助于技术和体制机制升级。

    孙军|江苏海洋大学

    世上的任何事情,均是合则两利,斗则俱伤,对于大国之间更是如此。美国解决自身经济社会存在的问题是可以理解的,但不应通过冲突遏制的方式加以解决,签署互利双赢的协议最终是符合两国利益的。
    版权声明:上海钧智律师事务所为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提供法律服务。需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本研究院所有内容或观点的,应注明“来源: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对于不遵守本声明和其他侵权违法行为,本院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分享到: